囤积69年风油精的左污法殿下

【你x方思明】方思明,我来带你走。

就是喜欢方思明!不需要理由!

黑水盛粥:

  万圣阁。


  遍地尸体,血气冲天。


  你满心焦虑,无暇去顾脚下是否踩着鲜血残肢,将轻功运转到极致。


  一扇扇房门被粗暴地破开,看见房内空无一人后你又迅速往下一间搜寻。


  “方思明,你在哪儿……”你穿梭在阴暗的走道间,脸被风刮得生痛,你却不肯放慢丝毫速度。


  几方势力联手进攻万圣阁,朱文圭已被斩杀,方思明不知所踪。只是,各方高手已经牢牢守住了万圣阁,任万圣阁再大,他也只是笼中之鸟,终究会被找出。


  你不顾香帅的劝阻,以一己之力独闯万圣阁,不为别的,只为将方思明完完整整地带出来。


  你不是不知道这一举动会造成的后果,但你来不及想太多,你如今唯一的念头,便是救出他,让他不必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。


  就在你腿脚发软时,你终于听见不远处有异样的声响。


  你屏息凝神,轻盈地跃上房梁。


  借着幽暗的烛光,你往下望去。


  黑衣青年脸颊上带着血迹,斗篷不知被丢弃在何处,一头银发凌乱地披在身后,虽然有些狼狈,但金瞳依旧璀璨。


  方思明被四名剑客团团围住,分明是以一敌四,眼里却毫无恐惧之色,不像在与人厮杀,而像是在刀尖起舞。


  你从来不知道杀人也可以这般“华丽”。方思明手执一柄金色骨扇,身法诡异奇特,宛若踩着不知名的舞步,看似轻飘飘的一挥扇,动作行云流水优雅至极,却是以扇为刃,割破了一名剑客的喉咙。


  银发随着他的动作扬起,如同冬日花蕊上那一捧最圣洁的雪,而他身上沾了不知多少血的黑衣又与银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让他看起来如同收割人命的使者。


  你不由得想起一首不太应景的诗。


  弦鼓一声双袖举,回雪飘飖转蓬舞。左旋右转不知疲,千匝万周无已时。


  只是,方思明身上原本便受了重伤,根本支撑不住长时间的打斗,动作渐渐滞涩。


  你从亲眼目睹他杀人的震惊中回过神来,纵身往下一跃,将即将落到方思明背上的刀锋一脚踢开。


  方思明反应极快,钳住了你手上的脉门,在看清是你之后有一瞬间的愣神。


  方思明用手中扇格开一名剑客的进攻,微微侧头对你道:“你来做什么?也是来杀我的?”


  你不顾脉门还被他钳制着,一把抓住了方思明执扇的手。


  “方思明,我来带你走。”


  你将早已备好的冰魄萤丸往地下一掷,搂住方思明的腰冲破屋顶。


  附近把守的人发觉异样纷纷赶来,你顾不上身后流矢,将方思明紧紧护在怀里。


  你发誓那是你这辈子最快的速度。


  方思明的银发被风吹得四散飞舞,他沉声道:“我不需要你救,放我下去。”


  你感觉到后背被箭矢刺穿的疼痛,却强忍着不露出痛苦的表情,勉强的咧出一个微笑:“不放,永远不放,死也不放。”


  “你——”


  “别说话,否则,我陪你一起死。”


  这是你头一次打断他的话。因为,你实在没有力气用来说话了,在找他的时候你的身体已经疲惫不堪,此番强行将轻功运转到极致,你五脏六腑内一片刺痛。


  你不知是否该庆幸自己平时虽武艺不精,却练了一手仅次于香帅的好轻功,你抱着方思明不知逃了多久,才在一处山谷中停下来。


  脚一接触到地面,你就支撑不住软倒在地。


  原本被你搂着的方思明此刻因为惯性压在了你身上,你不由得发出一身闷哼。


  方思明发现了你的异常,迅速翻身而起,将你从草地上扶起来。


  一支羽箭,从你的背后直直洞穿了你的小腹。


  “你真是……”方思明顿了顿,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。”


  你一直悬在嗓子眼的心此刻已经落了下来,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:“这儿是香帅为我们准备的安身之处,不会有人找来的,你放心。”


  方思明皱眉看着你身上的伤口,忽然伸手覆住了你的眼睛。


  他的气息拂过你的耳廓。


  “忍一下。”


  “唔——”你被掩在他掌下的眼睛陡然睁大。


  那支箭被整根拔了出来。紧接着,你腰腹上传来一阵冰凉感。


  方思明收回手,你低头愣愣地看着自己裸着的、被抹了膏药的小腹,忽然红了脸。


  方思明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:“你在胡思乱想什么?只不过是为了堵住你身上那个洞——”


  他话音刚落,便对上你亮晶晶的眼神。


  “方思明!你真好!”


  他垂下眸,睫羽微微颤着:“我好?你不是看见我杀人了么?这双手上沾了多少血,连我自己都数不清。”


  方思明忽然抬头,直视着你,语气不似平日的平静:“为何要救我?我这样浑身血腥的人,与你本就不是同路人!你究竟在想什么?!你知道你今日做了什么吗?!”


  你怔了怔,随即弯起唇角,道:“我知道啊,我都知道。你是万圣阁少阁主,你杀了好多好多人,你坏透了!可是,我今天把你抢了过来,所以,你以后就是我的了。方思明,我心悦你,你的过往我全都不在乎,以后你乖乖跟我在一起,我养你,好不好?”


  “你又知道什么?!”方思明冷声道,“心悦我?你不过是迷恋这张皮相罢了。”


  他指着自己,一字一句道:“这具身体,是天阉,是世人眼中残缺的怪胎。如何?你如今可还说得出心悦二字?”


  你扑过去一把抱住了他,“我心悦你!方思明我心悦你!”


  “不论你是否罪孽深重,不论你身体是否残缺,我都心悦你!”


  “执迷不悟……”


  感觉到他轻轻环住你的腰,你忍不住笑意更深。


  是,我是执迷不悟愚蠢至极,从看到你那一刻起,我就蠢到无可救药了。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深夜瞎写,门派性别无设定,不知道有没有写错什么,不要管我我已经神志不清了只想把方思明宠成小公举

评论

热度(5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