囤积69年风油精的左污法殿下

内个,
我是围巾(一个厚颜无耻的微笑)
大概鹊鹊又在医馆倒地酒葫芦旁捡到了狐毛儿~
_(´ཀ`」 ∠)_鹊吹一万年
就算画得鹊鹊发量爆炸我依旧爱他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