囤积69年风油精的左污法殿下

嘴唇和鼻子今天依旧爆炸
告诉鹊鹊我还爱他
特别爱
我也不想这样我会画好的
_(´ཀ`」 ∠)_

爱惨了扁鹊
不会画厚涂于是自我摸索一下
八百年后可能能画完
啊_(´ཀ`」 ∠)_鹊鹊!

「扁鵲,你中將墮入黑暗,你逃不掉的」


徐福梗
爱惨了小医生依旧没忍住发刀
救命………_(´ཀ`」 ∠)_

【白鹊】来玩简单的猜猜乐吧

灰鹀:

突然想玩一下x


短~小~的摸鱼混更







李白收到了一份独出心裁的礼物。


因为扁鹊是个工作起来不眠不休的程序员,而且热爱自己的工作,几天不回家是常态。结果这次刚巧碰上他生日,可能是为了弥补他,在外地出差的扁鹊自制了一个小程序当成生日礼物。


那个小程序的头像是个很可爱的Q版小人,和扁鹊一样的发型,笑眯眯地举着小瓶子。


“test……测试?”


隔着摄像头,在开发者期待的目光下,李白迟疑地点开了那个程序。


小扁鹊从屏幕边缘探出头,大气的一甩围巾,伸出短短的手指晃了晃:『欢迎使用test,接下来进入第一题,请回答出“我”最喜欢街口那一家甜品店小蛋糕的常用造型。』


那个小蛋糕他倒是经常帮扁鹊去买,但外带的小蛋糕都是打包起来的,哪里能看得到造型?李白懵了十秒,小扁鹊冷哼了一声:『答题失败,test关闭。』


它不耐烦的把手贴上屏幕,淡绿色的背景变浅聚到它掌心变成圈,小程序就自动关闭了。


“加油,”扁鹊挂断通话前冲李白眨眨眼,“通关很简单的。”


虽然这么说,但这不是生日礼物吗,还带通关的……李白握着手机有苦说不出,带了钱包就往街口的甜品店去。


为了能答对,他只好点了一份,幸好是刚过中午,当下午茶也可以。之前一直是帮扁鹊买,他从未吃过这一家的小蛋糕,这次刚好能尝尝。


意外的还蛮好吃。


他拿出手机,点开test,字正腔圆的念了答案,小扁鹊似乎弯了下嘴角:『接下来进入第二题,对街电影院最新上映的那部电影结尾有没有彩蛋?』


又是这种问题……


李白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,正打算锁屏,小扁鹊却没有像之前一样说完答题失败消失,反而从口袋里摸出小钱包,掏出一枚金币‘放’进了他的app里,小程序才自动退出。他点进去一看,余额里竟然多了140,刚好能去买一张电影票。


“这么厉害?”他提了点兴致,反正工作刚好告一段落,便去看了那部电影。


也不知道成天泡在电子程序里的人是从哪里得知的,那部电影刚刚好是李白喜欢看的类型,他反常的没有看到一半睡着,而是等到了结尾。


“答案是没有。”


『接下来进入第三题,请问今天是你生日吗?』小扁鹊歪着头,手指碰了下屏幕,后面显现出四个数字。


那个样子看起来特别可爱,李白忍不住笑出了声,答了句是。


『接下来进入第四题,请将印有当天日期的照片放入摄像机范围。』


这个题目出得让人摸不准套路,李白刚觉得猜出扁鹊做程序的目的,又被打回了原点,况且这次依然收到了去拍照的钱。


中规中矩拍了照,小扁鹊出的下一道题更加让人迷茫:『接下来进入第五题,将照片放到床底木箱里褐色笔记本有印记的一页,输入上面的数字。』


褐色笔记本?


好像是有那个本子,但木箱是当初搬家的时候扁鹊带过来的,里面放了几样旧物,李白便没在意,也不好去翻他的东西。


他回到家,弯下腰把木箱拖出来,在杂物里翻了翻,真的摸出了本巴掌大的笔记本。大概是年代久远,书页泛了黄,他小心翼翼地翻开,第一页角落里写着秦缓两个小字,颜色褪得都要看不清。


是扁鹊的日记,看日期,还是他们高中的时候,从开学就开始写了。


李白把木箱推回去,靠在床边开始读那本日记。


出乎意料的是那时的扁鹊看起来沉默寡言,写的东西却很多,越往后翻记录便越长,大部分都关于他,有些地方还画了几笔速写,是上课偷偷画的他的侧脸,旁边还添了个笑脸。


像是顺着笔记追忆过去的自己,看到一些篇幅稍长的内容他便停下来回想当初傻得察觉不到的自己,情不自禁的笑起来。


不知不觉看了一个多小时,他才想起来test出的题目,匆匆往后翻了几页,居然翻出了张夹在里面的旧照片。


拍得有些模糊,但他还是认出了被拥在中间歪戴着生日帽的自己,照片是在双手合十许愿的时候偷拍的,边角上写着四个数字,是他和扁鹊的生日日期合在一起。


从摄像头里看到两张不同时光的照片摆在一起,趴在屏幕边缘的小扁鹊难得没有说下一题,手指戳了戳照片,默默的拉了下围巾,调出相机的红笔,在中间画了条相连的红线。


『最后一题,请问礼物盒子的打开密钥是?』小扁鹊头顶浮现出两个白色的框,它抱着一个小盒子,透过屏幕望向李白,『只有三次机会。』


……一点提示都没有?


李白试着点了下白框,发现可以输入,也就是说密钥是两个字。


“范围太广了吧。”他苦笑着说。


小扁鹊好像真的能听到他说话,偏头看着屏幕外面,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:『是你的话一定知道是什么哟。』


李白。


『不对,请重来。』


喜欢。


『不对,请重来。』


李白盘腿坐在地上,仰起头望向天花板,觉得自己大概没有扁鹊想得那么聪明。说到底这个程序不是他的生日礼物吗,怎么还有这么为难人的题?


生日……


啊。换个思路想,扁鹊这么干的目的是什么,这个程序让他出门吃了好吃的甜点、看了心仪的电影、拍了照,还读了当初的日记,不知不觉一天都过去了大半。


他猛地跳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,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在白框里输入了两个字。


『开、门。』


手机里传来叮咚的音效,小扁鹊把礼物盒子放在了地上,朝他挥手告别,接着test就从他的手机端上自动删除,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

李白握住了门柄轻轻拧开,午后温暖的阳光扑了满面,本应在外地出差的扁鹊坐在行李箱上抬起头,对他展颜一笑。


“生日快乐,今天过得开心吗?”




吧唧:

摸了一个wifi的表情包哈哈哈哈嗝

wifi:蓝湛,看我!

汪叽:???

私心打个cptag  ummmm

小师叔!!!!!

一壶茅台:

放一套完整的民国paro

终于把儿砸画完了呜————
_(´ཀ`」 ∠)_
儿砸的耳朵和尾巴好棒……想………
【强行遗忘透视错误的地板】

继续摸蹲在商厂角落的乖儿子
勾线我死了_(´ཀ`」 ∠)_
地板透视画错了(我不听我不听)